欢迎访问小北科技
客服热线: -

小北科技

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,虽然去不了,也要积极点......生活不止眼前的苟且,还有诗和远方的田野,虽然去不了,也要积极点......

汉初吕后的新经济政策 [复制链接]

李红红 331 1
李红红
话题: 5
回复: 5
楼主
历史人物往往是多面和复杂的。

文/莲悦

公元前194年寒冬的一个深夜,汉惠帝刘盈被母亲吕雉带到了永巷的一间茅厕。昏暗的火烛中,刘盈看到了一个被砍断手脚,挖出眼睛,割掉鼻舌,熏聋毒哑的人。这个人曾经能歌善舞、艳惊四座,是汉高祖刘邦晚年最为宠爱的女人——戚夫人。

刘盈得知真相后大病一场,从此不理朝政。以后的十四年,刘汉王朝完全处在吕雉和吕氏家族的掌控之中。

吕雉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皇后。因为她临朝称制,在《史记》和《汉书》中,她都是唯一一个与帝王一起被列入“本纪”和“纪”列传的女人。

司马迁笔下的吕雉:“为人刚毅,佐高祖定天下,所诛大臣多吕后力。”刘邦建立汉王朝后,对开国功臣进行了清洗,其中韩信和彭越便是直接死在吕雉的手上。彭越被诬以谋反,刘邦只判其流放,吕雉却游说刘邦将其诛杀。汉初最著名的大将韩信也是被吕雉骗至长乐宫中活活打死。

刘邦死后,吕雉迫不及待地将戚夫人做成“人彘”,并毒杀了戚夫人的儿子刘如意。在汉惠帝刘盈病死后,吕雉称制,将吕氏族人大肆封王,将刘家天下纳入了吕氏私囊。这导致光武帝刘秀建立东汉王朝后,一度将吕雉的牌位从高祖庙撤除。

史书中的吕雉就是这样一个心如磐石、毒如蛇蝎的女人。

1983年,在湖北张家山汉墓的考古发掘中,汉初法律条文《二年律令》被发现。专家认为,《二年律令》的“二年”即吕后二年,律令是从汉高祖五年到吕后二年开始施行。

《二年律令》记录着吕雉执政下的西汉政府以法律的形式将土地授予全体臣民。根据不同的等爵,每个人都可以占有不同数量的田宅。农民从国家那里得到土地,相应地交纳田租,服徭役、兵役。国家再通过爵位继承制、犯罪罚没和户绝收回等配套措施,形成一个土地有授有还的循环系统。

经历了秦末农民起义和楚汉争霸,汉初的经济一片凋敝,皇帝出行凑不齐四匹毛色相同的马,将相则只能乘坐牛车。在经历了“文景之治”的休养生息、无为而治后,西汉王朝才出现了“京师之钱累百巨万,贯朽而不可校。太仓之粟陈陈相因,充溢露积于外,腐败不可食”的繁荣局面。

《二年律令》却让我们有了新的发现,“文景之治”应该是汉初吕雉时期与民休息的经济政策的一种延续和深化。正是吕雉时期推行的授田与民,让“耕 者有其田”的经济政策,才充分调动起了民众的生产积极性。《汉书•食货志》也记录了这一时期统治者将田租降为“十五税一”,君王和贵族的消费不从国库开 支。到景帝时,田租更降为“三十税一”,文帝一度免除田租,而文景时期的算赋也由每人每年120钱减为40钱。

汉初七十年能开创中国第一个治世,其模式很简单:统治者只需减少税收、轻徭薄赋,这就是无为而治、藏富于民。

刘邦死后,雄踞北方的匈奴单于冒顿写了封信给吕雉:“陛下独立,孤偾独居。两主不乐,无以自虞,愿以所有,易其所无。”意思是:你守寡,我孤独,不如我俩一起逍遥快活。这对吕雉和整个西汉王朝来说,无疑是奇耻大辱。大将樊哙当即表示,愿领兵十万讨伐匈奴。

吕雉是一个有政治智慧的女人。汉高祖刘邦曾御驾亲征,率领三十二万人马出击匈奴,却大败而归。如今樊哙之言,不过是意气用事。她选择忍辱负重,将宗室之女送往匈奴和亲。

汉初无为而治的经济政策和韬光养晦的外交策略,给予了西汉王朝休养生息和平崛起的时间空间。及至汉武帝时代,当国力足以支撑起一部征伐四夷的战 争机器时,皇权的意志轻易便取代了民众生存的空间。汉武帝晚年,西汉王朝在长达半个世纪的东征西讨后,再度沦为海内虚耗、人复相食的悲惨世界。

历史人物往往多面而复杂,然而,古往今来,民生问题的解决之道却很单纯。诚如《道德经》中所说:“治大国,若烹小鲜。”执政者致力于打造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,对民间则少一些管制,少一些折腾,老百姓天生就懂得如何把自己的生活过好。

(作者为自由撰稿人)

评论请先登录注册
精彩话题推荐